全面快速的工商信息网站

工商行业再爆雷,中财华商集团实控人朱爱民疑失联,员工讨薪

  本文转自“希鸥网媒体”搜狐自媒体”原标题《创业17年700名员工,却被爆欠薪500万+,中财华商讨薪员工:老板你在哪儿》

  做一辈子的企业,不服输,不认输的狠劲儿,遇事往前冲的朱总,书香门第,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终身学习的谷雨老师,还有好多人口中的朱妈妈,企业家,老师,受集团几百人尊敬的董事长,人设要不要崩塌?”

6月27日,中财华商企业管理(北京)集团(以下简称“中财华商”)6名员工联系希鸥网&CEO网,称中财华商创始人朱爱民欠薪500余万元(员工提供数据),并曾于6月19日转移公司财产,目前处于失联状态。公司员工拉横幅讨薪,希望公司负责人现身给明确的解决方案。

 

希鸥网&CEO网从其官网获取相关信息了解,中财华商企业管理(北京)集团创办于2001年,旗下拥有分公司8家,业务辐射城市23个,业务领域覆盖公司登记注册、验资、增资、年检、变更、延期、注销、个人独资、股权转让、各类批文、一般纳税、商标注册、各类疑难等所有工商税务相关业务。

中财华商集团已经运转十七年,旗下拥有分公司8家,700余位员工。但今年6月,情况急转直下。

6月18日,部分员工前往集团创始人朱爱民办公室,讨要拖欠半年的工资,朱爱民聘请四位镖保拦住讨薪的员工。当晚,朱爱民撬开财务办公室门锁,转移业务合同和凭证。

6月19日,朱爱民和公司另一位高层失联,公司运营开始出现混乱。

6月20日,公司财务系统封锁,各分公司账户余额被转移清空。

6月21日,停更9个月的中财华商集团官网“新闻中心”板块开始更新内容。发布声明称,集团公司暂时因资金周转紧张出现延期支付员工工资及客户款项情况。为统一处理有关债务事项,集团公司聘请北京君泽君(南京)律师事务所全面代表公司树立有关债权债务。同时表示,公司目前的办公室租赁即将到期,期满前公司将另外租赁新的办公场所。

6月23日、24日、25日,集团官网又接连三次发布声明,表示朱爱民本人正在筹集资金,集团已授权律师所处理债务事项等。但有员工表示,21日至今,中财华商集团未曾支付任何员工工资和客户款项。

朱爱民失联后,公司员工试图以张贴横幅、集体投诉等方式讨薪。随后,员工陆续搬走各自的办公电脑,并在大意为“以电脑抵扣1500元工资”的说明书上签字。据悉,员工取得公司网管同意后方才搬走电脑,该网管与朱爱民仍有联系。

员工李强(化名)告诉希鸥网&CEO网,集团公司可能减资进行破产清算,朱爱民近日变更了几家公司的股权,有撇清责任之嫌。

“有的2-3个月没发工资,有的从去年12月起就没发工资,初步计算欠薪金额应该在五百万以上。朱爱民持有美国绿卡,且家人长期定居新加坡,北京办公室租期到期后,我们讨薪就更困难了。”李强(化名)告诉我们。

根据员工提供的说辞,中财华商是以较高的佣金提成结算给员工,不为员工安排基础薪资,即员工的收入主要由业绩的30%构成。按照讨薪员工说法,公司大致欠薪500万-600万,一般是客户先付款,再为客户提供服务。按此推断,其账面上约有近2000万客户付款资金,这还只是欠薪折算成的业绩金额。

至于为何公司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员工纷纷表示不知和不解。目前,中财华商集团基本停止运转,但部分员工仍竭尽所能,垫资履行对客户的承诺。

联系希鸥网的6名员工表示,公司员工将通过依法通过合法方式达到以下诉求:第一,阻止朱爱民在破产清算期间变更股权;第二,避免朱爱民逃往国外;第三,要求朱爱民出面解决客户诉求和员工工资的问题,公开财务状况,明确付款时间。

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高楼塌。中财华商集团的突然坍塌似有先兆。

据员工透露,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公司高管陆续离职。公司内部传闻,客户业务未曾办理,朱爱民便转移其支付的款项,导致客户业务难以推进,员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几位高管因无法阻止朱爱民转移大额公款愤然离职。

据员工透露,朱爱民曾在“资本后E班级”和“北清智库商学院”等处接受教育,且佩戴百万级别的名表、养有价值20万的宠物狗、在北京拥有房产。

“我来公司两年半时间,感觉朱总和蔼可亲,一些老员工称呼她为“朱妈妈、谷雨老师、珠珠老师。”有讨薪员工表示:“但去年下半年开始,她的重心转为吃喝玩乐、旅游、养宠物,我对她的印象越来越差了。这次讨薪风波,更揭开了她的真实面目,虚伪、自私自利、做作、不负责任。”

员工眼中和蔼可亲的“朱妈妈”“珠珠老师”,为何无故转移公司财产?打拼十七年的创业者,为何亲手毁灭已筑起的高楼?半年无薪的员工,何时才能拿到工资?这一切,只有朱爱民方能解答。

也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重视事件,保护工作者的合法权益。诚如讨薪员工所说:几百位员工索要工资无果,社保无奈在外面靠挂;试问在北京,两个月拿不到工资会陷入什么样的窘境?何况好多刚工作的同事,根本没有多余的存款,敢问身为4个孩子母亲的朱妈妈,是否想过我们如何生活?